品文学 - 网游竞技 - 不问斩在线阅读 - 064:何处惹尘埃

064:何处惹尘埃

        彦宏横着灵剑挡在身前,灵力爆炸的余波没有将其击退多远,但这种能量爆炸的威力之恐怖,已经远远超过了一般地境修为的亡命自爆之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头看去,刚才压制李长仙的其中三个同门弟子,被掀飞到场外,至今晕厥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围还没有被击退到演武场外的二十三名星道宗弟子们,陆续站起身来,或是浑身刺痛、或是头晕目眩,一个个都被李长源的灵力大爆炸弄得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    彦宏的状况相对还好,只是脑袋有一点点刺痛感,双手有些麻木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现在保持着一个姿势半晌未动的李长源,彦宏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刚那阵爆炸是怎么回事,他自爆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彦宏师兄,我过去试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过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彦宏叫住了同门师弟。

        又等了片刻,见李长源依旧没有动静,彦宏上前两步,大声试探:

        “长仙兄台,你要是身体有恙的话,不妨现在就直接认输吧,我们不会为难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星道宗弟子们也是变得犹豫不决,不知道对方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在场外围观的幻天剑宗弟子与星道宗弟子们都很不解,这李长仙/宗主到底怎么了,为什么一个姿势这么久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幻天剑宗阵营这边,一个女弟子忧郁小声的朝身旁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哥,宗主他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,别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丹田气海被翻空,体内灵力所剩无几,识海之中,罗莎也再没有可以用来蕴养自身的能量,她迫切焦急地呼唤着:

        ‘李长源,醒醒。’

        但李长源此时已经因为冲击瓶颈过猛……失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失去了意识,只剩一副躯壳、这一副空壳留在演武场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冷大能,我们宗主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良平焦急迫切地向冷自宽问起,而冷自宽慢慢解释着,神色颇有一些失落遗憾:

        “碎境了,再想成境,难上加难,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碎境又是怎么回事,我从来都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冷自宽长叹一口气,摇着头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自然是没有听说,就连我也从没有亲眼见过,只是在传闻与古籍上的记载中翻阅过。碎境,顾名思义,也就是境界破碎,气海丹田爆裂,一身修为与道心……,毁于一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良平惊得后退了两步,像是正不断往高空翱翔的鸟儿突然失去了翅膀,差点儿一屁股坐倒在地上。好在身后撞到了凉亭的柱子上,良平不敢相信,追问与确认着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家宗主这,不就成了一个废人了吗?他境界碎了、气海丹田也碎了,连道心都碎了,以后是不是就没得修炼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抵,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冷自宽没有多说什么安慰的话,他明白,这种时候再去说什么好听的,也是无用,毕竟修士的世界多是残忍,生死只在一瞬间。却是在这种生不如死的结果下,活着被剥夺了行走梦想的道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枯烂辞藻的言语只是一时的安慰与迷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幻天剑宗该承受的痛与损失,还是要去承认的。冷自宽想着,不知道张文亮此时见到此情此景,又会怎么想呢?

        面对一个碎境的天才,张文亮会放弃吗?

        场上,彦宏与同门师弟们默默观察了好一会儿,若是没有什么动静的话,只有两种可能,要么是晕死过去了,要么就是在蓄势。彦宏试探一番,他两指并在剑上,用自己的灵力凝聚指尖擦过剑身侧刃,凝出一道剑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道剑气微弱,虽带有杀气,但其实真正威力不大,正中李长源的身上,顶多也只是伤到李长源的皮表。

        彦宏已打算好,就用这个招式来试试,带有杀气的幌招,若是李长源没有躲开,那就证实李长源已经昏死过去。但若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剑气挥出,李长源失神状态下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李长源体内,还有某个清醒的意识体:罗莎。

        罗莎感应到了身体之外急速飞来的一丝杀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再顾不得那么多,罗莎在识海之中呼唤了好久都未见李长源回神,现在体外又有危险到来,罗莎用她的神识探视,发现仅是一道微弱的剑气,

        ……刺破李长源的表皮也不行,我不允许。

        罗莎珍视着李长源的一切,哪怕她知道这是试探,剑气快速射来,但在即将命中李长源一侧手臂的时候,忽然被一种不知名的力量弹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彦宏发现了蹊跷。

        剑气并没有命中,没有凭空消失,而是被李长源周围的一种看不见的能量给弹开了。这也就是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,李长仙在蓄势,还不知道要蓄多久,师弟们,随我一起上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上,压倒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早在上一秒,彦宏试图用剑气试探,指尖凝聚剑气的时候,冷自宽与良平就已经注意到了。那个时候的冷自宽没有动作,因为他知道彦宏是个稳重的弟子,试探而已,他不会乱来,正好也能结束这场比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在彦宏的剑气被弹开的时候,良平与冷自宽都被震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‘那是什么?’

        冷自宽不太清楚那种能量是什么,但又感觉有些熟悉,好像以前的自己在荒原大陆上、在荒原大陆某个地方见过这种能量。

        ‘是……灵力?不对,好像不是灵力。’

        良平看向冷自宽,诧异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冷大能,你不是说我家宗主碎境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确实碎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为什么还能弹开剑气,看样子还能动用灵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‘动用……灵力?’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的时候,冷自宽突然就想明白了,他猛地瞪大双眼,神色紧张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,那不是你家的宗主,刚才那个弹开剑气的也不是灵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冷自宽欲要抬手,用神念控制与告知彦宏他们,让他们停止进攻。但彦宏他们二十三个弟子的动作之快,已经让冷自宽发觉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我家宗主?那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当良平半懂不懂还在疑惑的时候,冷自宽直接飞身离开了凉亭,火速朝着演武场上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尽快!

        不能让那个家伙……醒来!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保存李长源的肉身于完好状态,罗莎弹开了剑气。在一丝试探之后,却被彦宏他们错认为李长源在蓄势,现在,躯体之外的这些人族,是真的铆足了劲的开始进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不知道的是,李长源并非在蓄势,可以说现在的李长源,跟死人是完全没有区别了。就连罗莎也不知道李长源的神魂到底跑哪里去了,但能肯定的是,现在李长源的肉身毫无防备,那些天境的人族一人一招打下来,李长源的肉身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‘人族,孤最是憎恨这般尔等!’

        在彦宏携众多星道宗弟子飞身扑来之际,李长源明显身躯开始动作,看到这一幕,彦宏更加坚定了李长源就是在蓄势!

        但与此同时,冷自宽也瞬间出现在演武场上的半空,且喝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都退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可来不及了啊,弟子们都已剑锋向于李长源,压躏仅在咫尺之间!冷自宽眼见自己喝喊都来不及,只能快速出手,但也正是此危急时刻,李长源开始了动作,李长源挺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冷自宽自知现在的李长源是什么东西,眼下这个不再可能是李长源本人,更有可能是那个家伙,那个自己无法抗衡的存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冷自宽快速出手,用灵力凝结出护罩,将场上二十三名本宗弟子全部罩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瞬间,正好,李长源睁开了双眼,但面目凶煞:

        “孤于此,人族退散!”

        飒!!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一股恐怖的能量,如同翻山倒海的巨浪,肉眼可见,在冷自宽的视野中,场上以李长源为中心点,所有场上的弟子都瞬间被击飞出数百米远!!

        震荡的余波,冲击着场外所有人,他们不自觉的神识恍惚,这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灵魂震荡!

        ‘啧,果然是它!’

        冷自宽才确认清楚,自己眼下这个大麻烦,万年前的那个巨妖还没有死,它的灵魂,现在还在李长源的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,那个巨妖的神魂,占据了李长源的身躯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的良平在凉亭外头看得一愣一愣的,现在的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,他也看不懂,为什么现在的宗主又忽然醒了?

        冷自宽神识扩音:

        “妖族古尊,我等无意冒犯,还请息怒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长源的躯体此刻已是罗莎,罗莎自然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,只不过是因为担心李长源的身躯受损,影响了日后碎境重圆的机会,才迫不得已占用身躯显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场上,经过罗莎的一阵灵魂震荡冲击,只剩下李长源一人,抬眼空中,冷自宽警惕着自己,罗莎也不知道这个人族是否可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罗莎动用李长源的身躯抬手一招,场外寄放在幻天剑宗弟子群中的古剑自动飞出,快速飞回到李长源的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李长源手中拿回了剑,冷自宽感觉有点儿不妙,这个大妖,不会一言不合就开打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还真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铮!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李长源拔出了剑,遥指天上的冷自宽,但冷自宽可不想开战,不知自己有几分胜算,就算现在那个大妖占用的是个没有境界修为的人类躯体,但作为一尊活了万年的大妖,它的办法可能远远比自己吃过的饭还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赌不得、赌不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冷自宽为了示好,很自觉地降下身位,从空中落到地面上,也没有亮出任何武器。面对大妖的剑指,冷自宽竟也不自觉的心生一阵寒意,啧,没有什么能面对灵魂防御的功法,这大妖要是出手的话,自己也不好招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孤且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冷自宽立刻回答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古尊有惑,在下定会知无不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孤未有疑惑,只是需要人族的一份承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承诺?

        人族什么时候能在妖族面前老实遵守过承诺?

        上千年、上万年来,罗莎无数次压迫过人族的领地,换来人族一次次假意的讨好,应许过罗莎一次次的承诺,但所有的所有,每次都是,人族总会在背后捅刀子,在罗莎不知道的角落里残害妖族,或是背弃当初的承诺。

        妖族与人族的承诺,说来也只是个笑话而已,尽管罗莎还是一直相信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妖族古尊想要什么样的承诺?”

        冷自宽问道,罗莎还是会选择相信的,但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傻,反制人族最简单、最有效的方法,之前就有见识过。既然妖族的言语对人族而言无分轻重,那就让真正有重量的存在来代替妖族言语!

        罗莎应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人族,报上名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下冷自宽,荒原大陆人族修士,元仙巅峰境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长源的双眼发着青色的荧光,那是罗莎占用李长源身躯的表现之一,冷自宽从落地之后与其对视了一眼,便低下头不再窥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知,灵魂一类的攻击手法,自己远远不能抗衡。

        罗莎下一句,也是远远出乎了冷自宽的意料:

        “人族,向天道宣誓,若李长源身死百载,人族再无天境修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!!!”

        冷自宽震惊不已,这是什么承诺,这是要搭上整个人族啊?这是要赌上这个人族的命!冷自宽一时慌了神,要他立这种奇怪且霸道的天道誓约,他第一反应当然是会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若是拒绝,他也很可能会理所当然的被眼前这尊古妖弄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要不要用自己的一条命,来换整个人族的自由?’

        冷自宽在心中衡量着:

        ‘不,好像不对,要是拒绝,说不定不止是我,这座山石上的所有人,都有可能惨遭毒手,妖族不讲理的多得是。啧,但要是接受条件,承诺立下天道誓约的话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天道誓约,一般都是用来约束人与人之间的竞争,对妖族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,也无法影响到妖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妖族古尊,在下斗胆问一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长源他,百年之内,有希望醒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莎没有正面回答,她转头朝远处的星空望了一阵,随后应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百载而已,汝立誓便可,此身存于此处,长眠百载亦是眨眼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罗莎这种上古巨妖来说,百年光阴,确实是眨眼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冷自宽大概是猜到了一点点,只不过,那种结果,过于荒唐,冷自宽不想去相信,也不敢去确定。他在古妖面前用灵力开天,神识讼说与天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冷自宽,囊括所有人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!!—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亲眼见证着天道誓约的成立,冷自宽也因为与天道对赌的押注过大,道心严重受损,刚立完誓约,一口老血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罗莎满意的合上了双眼,神魂回到李长源体内沉眠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静静伫立在雷云翻滚却滴雨不落的暗空下,缓和好的冷自宽慢慢走上前去,扶住少年,将其一把抱起,送往幻天剑宗的宗门大殿之中。良平也随之跟了过去,眼见无神闭目的李长源,良平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良道友,咳、……方才的天道誓约,你也听得清楚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莫不敢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冷自宽的状态很是虚弱,他将怀中抱着的李长源转交给良平,吩咐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将他安放在闭关之处,不可让任何人闯入和惊扰,若是有幸,百年之内他自会醒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冷自宽微微斥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莫,不可言,不可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冷自宽走出了宗门大殿,最后还叮嘱了一句: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晚的事情,不可外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出去之后,很快,冷自宽就带着自己座下的那些星道宗弟子离开了幻天剑宗。他们众人离开之后,途中停留了一些时间休息,之后火速朝黑河那边赶,准备回到星道宗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在幻天剑宗山石上空雷云暴动的那一时刻,远在荒原大陆上某一处的张文亮,感觉到丘晋大陆那边有一些变化,……感觉不是很舒畅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自那一晚上开始,丘晋大陆上所有的修士,或是当夜未眠、或是隔日醒来,都隐隐感觉到自己的道心之上被上了一把锁,锁上栓了一根铁链,封住了道心的上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郁郁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哇——、哇——、哇—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!生啦,是个男孩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户人家中,老人赶忙从木凳子上起身,跑过去小心翼翼的揽过接生婆怀里的婴儿,抱住婴儿的那时,老头子热泪盈眶: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、好啊,呜呜呜……,咱们家,终于有后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是候九城,丘晋大陆最东北角的一个城池,虽然占地面积是南坑城的三倍有余,但这里的经济萧条,人口更是稀疏。本就没有经济流动的城池,这里自然也没有商人来往,就连卧龙城那边的皇帝,都很少会注意到自己的王土之上会这么一座贫瘠的城池。

        抱着孩子激动到泪流满面的老人,是候九城里的一家老地主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过是空有土地而已,无人耕种,半年仅几粒米的收成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离开了候九城,打算着背井离乡,去其他城镇上发展。

        路有饿死骨,略有学识的人儿,都不会一直呆在这里,这里没有钱、没有粮食,哪怕是个县令,当了个地方官,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,永远都没有出路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李长源的道心,却要从这里开始。